返回第四章、仙皂出世(第1/2页)  纵横宋末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m.gashuw.com
    赵平立即用力掐娘亲的人中,过了半响,母亲终于悠悠醒来,只是两眼直直地盯着屋顶,没有话语。

    舅母立马告罪。舅舅捂住脑袋,低下头来,望着地面,然后不停地捶打自己的胸口,口里喃喃而道:“兄长无能,兄长无能呀。现在经过李家村宗族大会讨论,你们由于本身不是李家村的姓李的人,已经开革了。”

    舅母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桌子上面说道:“这里是你交给李家村的互助费,九年一共是九十两,另外李家村还给你们一百两,总共一共是两百两银子。这里有自家们另外给你的两百贯,是兄长一点心意,希望月娘不要介意。”

    舅舅与舅母对视一眼,看看赵平之后又看看李涵梅,然后说道:“月娘,平儿与梅儿年岁相当。这样吧,今天自家们就把亲定了。”

    李涵梅突然掀开客厅大门,掩面大哭冲出,她踉踉跄跄一边跑一边哭泣,突然被裙子拌住,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下。

    看来这个表姐不太喜欢自己,还是两个丫环好些。

    舅母狠狠地瞪了舅舅一眼,然后跑出去扶李涵梅了。

    娘亲本来迷迷糊糊的,听到此话突然清醒起来,摆摆手一字一句说到:“兄长不必如此,当前不是订亲时候。”

    舅舅还要说,舅母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对娘亲说道:“月娘,今天酒楼有事,改日再谈。对了,平儿以后念书最好去县里官学。”

    舅舅一家人悻悻然,可能觉得没有面子,饭也没有吃就离开了。

    赵平发现,舅母率先带着女儿离开,舅舅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

    舅母与舅舅并不同心!

    舅舅走后,吴田氏拿着漆黑的抹桌布,不禁叹息说道:“这桌布太脏了,怎么也洗不干净,得扔掉。”

    赵平灵光一闪,说道:“吴婆婆,不用扔掉,我有法子让它变干净。”

    吴田氏怎么相信,说道:“我用碱、热水、皂角反复洗了多次,也没有洗干净,难道小郎君可以?”

    赵平点点头,说道:“只要你们听我指挥就行。”

    在赵平指挥之中,吴地、吴云把石灰倒入吴家院子两口锅中。

    等到石灰沸腾冷却之后再倒入同等重量的同等重量的碱,并用木棍不断搅拌,此时石灰水里产生大量沉淀碳酸钙。

    随后赵平让他们用白布过滤,滤液用瓦缸装好,这个就是氢氧化钠溶液。

    厨房传来让吴一郎及吴二郎流口水的熬猪油的阵阵香味,那是吴田氏及吴周氏婆媳熬油,用白布把油渣之类杂质进行过滤。

    吴杰及吴云父子则同用细炭粗盐搅拌饱和通过过滤及炭粉进行制造雪盐。

    半个时辰之后吴天、吴云父子两人全力抬起一桶熬好并过滤的猪油。

    待到熬好的猪油与氢氧化钠溶液温度降至手感觉到不再烫手之后,赵平让他们二者一边搅拌一边混合混合在一起,然后用木棍不断搅拌均匀。

    做到此时,天已经快黑,赵平吩咐不要动,等待二者皂化,就忍不住眼皮打架去休息了。

    次日,一个叫邓雄的男子在大门外院带着惊恐又而悲怆声音叫喊:“吴管家,夏叔翁去了,夏叔翁去了。”

    吴杰愣了一下立即回答道:“真的?那我去看看。”

    赵平听见,也随之出去。

    距离赵家庄大约一百步,这是有一个不是房子的房子。

    它是用黄桷树为支架,搭起一个草蓬为屋顶,篱笆为墙体,勉强能够遮风挡雨!

    整个房子就只有一间!

    赵平还未到,就闻到一股强烈的酸臭味道,里里外外围着不少人。

    赵平强忍不适,走了过来。

    众人看见是小郎君过来了,纷纷让出一条道路。管家看见赵平来了,眉头一皱,嘴巴张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一些佃户一边流泪一边感叹说道:”好造孽呀,竟然活活被饿死了。他肚子里面一定全部是观音米(一种比较米黄色柔软的泥土)。”

    另外人们则说道:“这天老爷真的不管自家们了吗?”

    “是呀,不知主家可有法子。”

    “听说主家也被官府征赋把粮仓掏空了。不然以前这个时候都要借粮给自家们周转一二。”

    “小娘的翁翁也去了,亲人一个也没有,她怎么办?”赵平心想,赵家庄已经成为佃户最后的依赖。

    进入里面,赵平看见一个满脸皱纹的头发雪白老人静静在躺在床上。

    床边有一个一脸油污的小娘子站在床边,不断地向老人摇动,希望能够摇醒:“翁翁,醒醒.....翁翁,我饿了。”

    可是她不知老人已经死去,小手还在不断摇动,口里不停呼喊,只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赵平看见这时有一个小木柜,还有三个石头架起的灶。

    柜子上面有两个碗,一个碗有黄色的泥巴,一个碗还有一颗米粒。

    管家不停地捶打自己的胸膛,哭泣道:“都是
最新网址:m.gashuw.co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