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伊恩(第1/3页)  高天之上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m.gashuw.com
    哈里森港的风雨莫测难料,位于热带地区的城市总是这样,上午还是晴空,下午便是暴雨。

    相映成趣的是,哈里森港中的人也是如此。沉睡前的伊恩还只是一个聪慧机敏的孩童,苏醒时的伊恩却已是一位破开胎中之谜,取回自己前世记忆的转世者。

    “头好疼……”

    半新不旧的简陋木床上,伊恩睁开双眼,青色眸子散乱茫然,但很快便聚焦于眼前,那已开始发霉的木质横梁。

    七月阳光本应明亮,但却被一层厚厚帷幔挡住,房间狭隘,空气污浊。

    他一呼吸,便有刺骨剧痛自头颅深处传来,带起耳鸣,而沿海微腥的空气,混杂朽木缓缓腐烂的味道涌入鼻腔。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晕车的人坐了四小时长途,而邻座的是一位浑身洒满劣质香水,还有严重狐臭的中年大婶,对着耳朵喋喋不休。

    剧烈的刺激从大脑深处与感知神经同时传来,无法忍耐的反胃感涌上喉头。

    伊恩想吐,但腹中并没有东西,甚至就连酸水都无。干裂的嘴唇,转动枯涩的眼球都证明他已经许久没有进食进水,而无力的四肢与躯干代表情况非常危险,肉体处于临界边缘。

    但现在必须起来。

    ——食物还好说,再不摄入水分,这身体会彻底失去行动能力,那时候没人帮助,恐怕就真的要死。

    伊恩费力地将身体从床上支起。

    小孩子纤细的手腕令他感觉分外不适,而苍白到有些病态的皮肤更是加深不安。

    他此刻敏锐地感应到,自己头部的疼痛除却干渴造成的晕眩外,其实更多源于外伤,自己的脑袋上有一圈绷带,干竭的血痂覆盖在伤口处,昏沉的震荡感正是自那起源。

    “有趣,我是被人绑架敲闷棍了?”

    刚醒来,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伊恩心中嘀咕一声:“不至于,就这效率,还不如去黑辅助工程AI。”

    他的职业是东亚重工所属,真空推进研究中心的航天工程师,负责第三艘东亚地区月球开拓火箭的调试维修工作。

    换而言之,随舰工具人罢了。

    有辅助维修AI的情况下,一般不需要他真的动手维护,重要程度甚至低于饮水机,平时也经常和同事互相调侃自己就个凑数的。

    但上太空这件事,对自幼好奇心就极重,向往星辰大海的伊恩来说就是梦想。

    饮水机就饮水机,谁在乎!

    在对喷口进行例行检查时,伊恩还在想,自己于月球基地进修后,有没有机会去位于火星的第七太空机械工业部就职。

    那里正在建设人类历史上第一艘光速飞船,倘若能参与其中,当真是不负此生。

    然后他就在这里苏醒。

    “不对,我早就转世……只不过现在才想起来。”

    抬起手,轻轻按在头上伤口周围。

    伊恩确定伤口并无化脓肿胀后,不禁微微皱眉:“孩子的大脑无法承受我的记忆,只能随着年龄,以梦和灵感的形势一点一点复苏。”

    “直到头上挨了这么一下后,才全部回忆起来。”

    坐在床沿,他闭上眼,认真检阅自己脑海内流淌的记忆。

    ——诞生。

    葬身海难,从未见过面的父亲。

    慈祥辛劳,却因疾早逝的母亲。

    幼小的弟弟与抛妻弃子,冷漠无情的继父。

    宛如恶魔一般,可怖又可恶的舅舅。

    以及最后,舅舅那令自己回忆起一切的当头一棍,刻骨铭心的痛。

    紧接着便是一声轻叹。

    “八年时光,真如一场梦。”

    伊恩睁开眼,黑暗中,一双晶莹的青色眸子像是宝石一般耀耀发光。

    男孩平静低语:“但我已经醒来。”

    对于转世者来说,最难的其实是接受那过往的记忆,两次人生的经历宛如激荡的洪流,孩童孱弱的大脑根本无法承受。

    但大概是伊恩这一世的躯体天赋异禀,八岁时的大脑就可以承受他两世的人生,最多就是头上伤口有点疼。

    那棍子可还真是用力,现在伊恩脑袋都有些昏沉,显然是轻微脑震荡状况。

    “泰拉大陆,帝国,哈里森港。白之民,灵能,土著和移民——有趣,异世界还是异星球?我猜是异世界。”

    冷静地审视自己当前的情况,从记忆中提炼出一个个关键词,伊恩深深吐出一口气,然后笑了起来:“一个异世界孤儿,有个虐童癖的半疯舅舅,简直是地狱开局。”

    “无所谓,需要解决的问题一个又一个,这样才有意思。”

    这么一笑,就出问题,干裂的嘴角被扯动,痛感令伊恩皱眉。

    他下床,控制虚弱的身体缓缓在狭隘昏暗的房间中前进,伊恩依靠记忆,在窗边石槽旁找到了蓄水桶。

    大口痛饮后,有水滋润,他感觉思维更加迅捷。

    此刻正是上午,大部分人都在工作,舅父也
最新网址:m.gashuw.co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下一页